毕业这件小事

很久没有动笔了,翻了一下,上次更新 blog 还是毕业实习那会,一转眼,又几个月过去了。

6 月终究还是到了,还记得刚刚上大学那会儿,觉得毕业还是一件很久远的事情,放眼当下,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去挥霍。

但是,忽然就像梦醒后的猝不及防,我们毕业了就像一句魔咒一样,整个的让我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当中。

那么,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要毕业了呢?或许从导师催促我们要交论文的初稿开始,或许从同学开始计划毕业旅行开始,或许从为了毕业之后工作而焦虑开始,或许是从我们开始一起出去在校园里面开始拍毕业照片开始。

然后,好像就没有然后了。

结果呢?

离别的笙箫,是匆匆。

刚刚从知乎上看到一句话: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而真正想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或许是最好的注脚。

操场放飞

最后一月

不太记得自己最后究竟做了什么了。

感觉自己大四的整个下学期好像也就这么过去了。

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要去毕业实习,而且请假比较麻烦,也想着可能也是同学之间为数不多的机会能够一起出去的机会,便也从家里面赶了过去。具体的情况也就写在我的上一篇文章中去了。

然后就是一边去实习然后一边完成了毕业论文。

实习的时间大概是两个月的样子,值得高兴的是,同事都很棒,教了我很多的东西。刚刚去的第一天,就决定让我先坐在门口的电脑上,然后给我了一份现场手画的草图,打开 CAD 让我简单的画上去。当时我的心里面是一脸大写的懵逼。要知道我之前在学校里面压根就没有用过这个东西。其实,这么说或许会有点不太准确,之前因为课题的原因,是有在电脑上下载,还特地去图书馆找了几本相关的书准备好好的学习来着。只是怪自己做事总是三分钟热度,翻了几页就没有了下文,现在让我打开来画,那可如何是好?

而且作为新人,有不好意思说自己不会这个东西。那个样子岂不是很尴尬。

总之先是硬着头皮先上再说,好在有姚哥的及时帮助,以及万能的度娘,总是是依葫芦画瓢的画了起来,以至于后来被抱怨说我的画图太慢…….

除此之外其他也就蛮好,有事的话会丢给我去做,没事的时候我一般会在写论文。

说到论文,真的是蛮纠结的其实一开始,真的是慌得不行,找了一大堆的参考文献来看。先是写了有近3万多字,后面有自己去找老师,再改,调整结构,最后又因为学校要求查重,并且今年的查重也从知网换成了维普,而且学校还要求我们查重率在 15% 以下(后来调整至 20%),所以大家一开始都是先自己查一次,然后再有针对性对红字来修改,以降低重复率。

不过,最后答辩的时候真的很水啊,

至少大家都过了,

过了就好。

等等

等等,难道我在 2017 的上半年就去了实习和毕业论文吗?

嗯~ o( ̄▽ ̄)o

还必须提一笔的是我们的毕业照片还是拍的很不错的,尤其是大家都很团结,那几天拍照片的时候天气也都很热,都挺不容易的,还有弄到无人机来帮助我们航拍了几张航拍视角的照片,特别的大气,比如我们题图上面的那张在操场上面的图片就很不错。以及下面这几张(⊙o⊙)

毕业航拍照片

毕业航拍照片

毕业照片

然后就是所谓的「散伙饭」,记得大家都喝了很多的酒,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离别的时候总是伤感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知道,再过十年或者二十年,我们还能不能再聚齐今天的三桌呢?

还是要感谢你们陪伴我一起度过了我人生中也许是最为重要,最为难忘的四年时光。

总是很开心,搞怪显得有些逗逼的乐乐,谢谢你总是能够为大家着想,有的时候从外面回来都会主动的打电话回来,问我们想吃什么,要不要带一点回来。很贴心。大部分的活动也是经常组织我们一起出去的。比如看电影,爬山啥的。至少让我们这帮宅男不至于整天闷在宿舍。还有三班第一骚蒙,当年玩游戏的手速可是很厉害的,同时也是一个大学霸,在这里也要恭喜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成功考上我们学校的研究生。这以后就是硕士了,说不定搞一个博士也不是没有可能啊!还有小楷捷,每天在宿舍里面都是很开心,让我们宿舍充满了欢声笑语。永远忘不了一起聚在电脑前面看爱情公寓笑得很开心的时候。以及旭哥感觉就是像大哥一样,照顾着我们。还有烽哥以及斌哥这一对,总是很能吹的,当然喝起酒来也是一把好手。直接来白的都。还有历思兄和我都是来自南通上学的。总是能和我们讲起他以前上学的那些趣事。还有我们的班长赟哥为我们做了许多的事情,尤其是大创的时候带着我们,也是很累的,包括最后的各种班级活动的组织也是很费了一些心思。还有因为不去上课而被老师叫成懒洋洋的洋洋,还有总有一些稀奇古怪想法的阿晨,还有那张啃鸡腿的照片被我们做成了表情包被我们总是拿过来在群里面发的小丁丁。还有和我以前在一个学校的小陶子,还有喜欢有内涵女性的建峰同志。

最后

最后也就是我也许会呆在南京吧。

六朝古都南京。

也只是也许,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也不知道这又是否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毕竟在南京这种一线城市的生活成本太高,所以自己的压力也会很大。

同时也必须为自己的将来做好打算。

但是,最初的想法也只是尝试一下自己独立生活,而不是依靠父母,这样总是没有办法长大的嘛。

所以,努力把,迎风的少年。

What if you are right, and they are w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