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最神秘的287分钟

IMG_20190113_130710

地点在TPM 紫麓戏剧空间,地铁二号线下马坊站出来走一儿就到了,时间是下午13:00~18:30。

是的,这是一部时长近5个小时的纪录片,而将它从头到尾的看完(中途上过一次厕所),就已经属于一项体力活了。而且现场由于人数众多,配备的也是折叠椅,坐着的感觉也是并不舒服。

而更加让人不舒服的,恐怕就是导演马莉 (豆瓣)在整部片子里面所呈现出来的精神病院中一群人的现状了。

中途坐在我旁边的兄弟就是看到一半就已经离场了,也许是饿了吧。

根据囚 (豆瓣)显示,这部电影是导演历时5年,在中国东北某精神病院长期拍摄完成,作为其「人的困境」三部曲系列的第三部作品。而在片尾的字幕卡显示,导演、编剧、摄影均为导演一人,可以看出这部片子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主持人的介绍,这部片子是彩色的而非黑白片,应该是近似于一种青绿色,更加接近我们记忆中医院的颜色。为本片做后期调色的也是一位著名的艺术片导演邱炯炯 (豆瓣)

首先从电影的海报上,囚里面的人没有大写般的站着,而是仿佛匍匐着,不知道想着什么深深的屈服了。这也是整部片子看完给我的感受之一。

精神病院犹如一座高高的围墙,住着那些被社会意义上的正常人认为有病的人,我们将其送到这里,好像就已经尽了责任一样,便再也懒得管了。

对于他们而言,这里无疑就是像一座监狱一样,每天这边最大的愿望,就是如何像医生说明自己的状况已经变好了,可以出院了。

但是出院之后的生活就会变好了吗?

记得片中的喝酒中毒的患者,在出院后的当天晚上就又被送回来了——因为他出去之后又开始酗酒了。

而呆在里面就会变好吗?套用里面的一位看望病人的家属的话「在这里面,就算是没有病的人,也会给憋疯的!」

在这里,他们被绑在床上,他们排着队被监视着吃药,他们互相讲述着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往事。有年轻的时候唱二人转的,有志在创办一家汽车刹车片生产厂的,有年轻的时候就吸毒的。他们无所不谈,诉说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是的,此刻医院外的世界,对于他们是可望而不可即,就算是出去了,家人也会把他送回来,因为根本也就没有人愿意,或者可以花费时间、精力或者金钱来照顾他们。

就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而在他们彼此的插科打诨中,甚至闪烁着哲学家的灵光。

天才与疯子本来就只是隔着一张纸而已。

就像片尾的那个少年,一直在不断的追问「吃」到底是什么,他会把食物送到最里面,却仍然无法理解「吃」到底是什么,作为正常人的我们认为这本无关紧要,甚至有些滑稽。但是在他有限的大脑里面,他无法理解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也就同时意味着他还是没有办法去学习,去重新开始走入这个所谓的「当代世界」。即便他出去了,他也仍然是一个被社会边缘化的人。

难能可贵的是,导演以一种最为客观而又冷静准确的视角,将镜头对准这些精神病人,我们眼中的不正常的人,走到他们中间,为我们留下了这份珍贵的影像资料。如果没有看过这部片子,我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走进去精神病院,更不要说与他们面对面的「谈心」了。

这个世界会变好吗?他们会得到应有的对待吗?

电影的最后,少年的追问没有回音。

而走在散场之后的腊月寒风里面的我,也找不到答案。